走步行拳──談談六合八法拳的步法

 

六合八法的邁步很有特色,很多年前看陳亦人先生早期弟子劉三木先生的六合八法錄像,那時因為還未學這門功夫,完全不解當中動作的意思,但有兩處卻很特別,一是先生打拳時手指經常都會上下的跳動,二是他每式要邁步時,當腳將要踏上地面時,卻總會延遲一下,向前再蹬多一點才踏實,給人一種飄然御空的感覺,很有味道。

 

後來跟了老師學六合八法,看老師打拳也是這樣,卻好像仔細許多。自己看多了,也想學這踏步的模樣,可是一腳踏下去卻是另一回事,不是給帶得身子後仰了,就是落步太急,步子太重,成了剎車步,全沒有那種沓沓冥冥的「仙氣」。待得老師教了我們走步,才漸漸懂得原來這小小的一跨一蹬,學問可大了!

 

許多拳法都有其走步功,如意拳有摩擦步,太極拳有貓行步,六合八法亦不例外,也是一種獨立分開來練習的走步鍛練。不過,和意拳的不同,意拳摩擦步通常是在站樁到一個程度之後,才可以練習,而六合八法的走步則是很早時候便要練習,否則不管你拳架有多熟練,打出來的味道總會差很多的。見過有另外支系的同門也有走步練習,但是所走的卻是形意的三體式步型,下盤十分沉穩,和我們系統的弓步步型相差頗遠,我想他們內媕釵酗@些特別的竅門,外間人是不易理解的。

 

至於我們所練習的走步,很簡單,就是從一個弓步轉換成另一個弓步,不過這弓步在一起一落之間,卻有一個小蹬步,要逼出下盤三節的關節力來,練出「腳打七分,手打三分」的特點來。所謂「胯坐膝曲腰撐縮,足平踏,腰伸足指扣,頸項竪立」,這口訣我們這支六合八法的習練者都會耳熟能詳,它也概括了走步的過程重點,另外再配合其他口訣,就構成一個完整的發力描述。

 

我們走步不用像意拳摩擦步般走得那麼慢,但卻可以獨個兒練習很久。花上這許多間練習,除了是因為「拳打千篇理自現」,另也是需要老師向你闡明了某幾個字訣的含意、所應產生的效果後,才能獨個兒仔細體會的,有時更要有人配合試勁,那種法度才會上身的。「胯坐、膝曲、腰撐縮」,此三個環節就已是兩組不同的力量轉換的程序,這堶惘頂W勁,也有發力;有穩坐如山,更能把人拔根騰起。試勁時別人攥着兩手,「胯坐」就把對方的重心牽住,然後「膝曲」對方便失重再給帶了過來;「腰撐」和「腰縮」則是兩組連續的勁道,把人拔根再抛開。當中每一轉換動作都十分微細,在旁邊觀看是很難看出甚麼道兒的。要掌握這些竅門須有老師按着拉着,有了感覺再往自己身上練進去,這樣才能明白每段字訣的含意,清楚當中的發力效果。

 

從走步練下去,便可初步意識到發力時下肢每一部份的運用和表現的效果,體認深了便可配合衝拳的動作,成為上步衝拳,又或配合虎撲手,練習上步的虎撲。這些都是建基於走步步型的單操動作,外形慢慢笨笨的,可是動作一提一伸、步子的一抽一送,便是一次又一次的發力。我們初步掌握卻仍不大熟悉這些技巧時,常會發出兩截勁來,先把人提起再把人放出,受力者會感到有兩次給人抖起的感覺,心堭`會驟然一慌,然後便給發開兩、三米遠。至於老師示範時,叫我們摸着他腿上一個部份,心隨意轉,便可以用該部位發力,要哪有哪。

 

若練妥了走步,除了鞏固了發力的座架外,亦調活了下盤三節,使意識能支配胯、膝、足的活動,產生出巨大的力量來。曾和一些在其他拳術推手上花過大功夫的朋友搭手,若步子不動大家都沒有誰佔便宜,可是若能動步,卻可輕易地把他們掀起發放出去,而他們即使步子動了,效果卻差上許多。當時大家都莫名其妙,事後回想,大概是因為練六合八法的走步多了,胯、步的力量練了出來,所以即使手上沒怎用力,大家若碰上了,對方便不期然給「騰」起。以前看形意拳以步打人,六合八法練得好亦復如此。雖然我們練的都只是腿的一伸一蹬,步子不大,但練下去卻可以在十多呎的距離,腳換步送的兩下便到了,也都同樣練出了那種欺身摧步的法門來。

 

從走步再說下去,可談一點六合八法運用上的巧妙。當中一個是若手給人攥上了,便能感應到對方身上使力的部份,順着勁意,便可以藉着接觸點把對方的力量封截着,便他不能提手或提腿打你。腳也是如此,若兩手推按發人,對方卻沉實頂抗,不易引動其重心,那往往腿上把勁迫往膝蓋,以胯催胯、以膝迫膝,步雖未有大動,對方的下盤卻會隔着一段距離就給你逼散,那時就是發力的好機會了。六合八法奇怪的地方,在於可以用肩發力時,透過接觸點同樣的把對方的肩催動,用胯則把對方的胯催動,其他如肘、膝、足亦然,身上的脊骨、頸項亦復如是。而拳經云「足趾扣」,實際上若架構妥當,腳趾的一張一馳也可以產生發放力,曾試過給老師試勁,攥着老師右手,老師全身不動,只單單蹬直腳趾,便一股巨力衝來,全無任可癥兆,人便給打開。

 

之能夠如此如點擊點,對應着對方相同的身體部份借手上的接觸點來衝擊,是因為五總九節力的練習讓人對關節的力量傳導敏感了,對對方的力點也同樣有這份敏感。過去未曾想過在力量控制上可以到如此的程度,但看着老師發力的表現,卻看見了一個從未想過的境界呢。能有這種體會,便算是認識了六合八法下盤功夫的入路,進而便可把這種體認在拳架中表現出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