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terview 訪問 “金彤” 2006531
作者 : 蔡志賢、吳琳璇

「功夫的奧妙,在於力的運用,不須用力,才能迸發出真正的力量!」縱橫武術界逾四十年的金彤(金童),以此作為金科玉律,惟常人聽來,總是摸不着頭腦,半信半疑。

 

然而,細聽金彤娓娓解釋武術原理,一切就不再疑幻疑真了,他揭開功夫的箇中奧妙之時,更道來活生生的武術界逸事,有如武俠小說般引人入勝。

 

彌足珍貴的故事,就差點煙沒在歷史洪流中,作者慶幸能夠將此一一 記下來,同時盼望,別遺忘往事,源遠流長的中國功夫,也不要失傳。

 

金彤七歲時跟隨 “孫同生”老師習少林武術,其後13年尋師訪道,直至1968年與陳亦人師父結緣,視為習武路途上最珍貴時刻,期後的 14載,令他領略功夫真諦,也讓源遠流長的中國功夫不致完全失傳。

金彤甚為老實地說: “當年師父已全心及盡力傾囊相授,但我只覺略得三成功夫而已!,而陳亦人師父也說,他從吳翼翬師公處,只略學得三成功夫而矣!” 然而,這「三成功夫」足夠令人震驚,一次不可思異的比武,令金彤他們與陳師父結緣。

 

往事說來有趣,話說1962年開始,金彤與一眾師兄弟跟隨 “伍冉明”師父學習俠家拳, 1968年初,伍氏移居外地,門生們到處拜訪名師填補空缺,慕名與多位準師父比試,不果,基於大家有逾十年的武功根底,總覺得所遇上的師傅,全皆未有驚喜之處,泛泛之輩,花拳繡腿的多得是,談不上真功夫。

 

半年後,大約是19687月底,他們首次遇上陳亦人師父,金彤回憶道: 「一眾師兄弟湧進陳亦人師父位於銅鑼灣鵝頸橋住家兼教拳的練武場,第一眼見到他,大家面面相覷,論外形,陳亦人師父甚至比不上之前為他們唾棄的眾多師父,身高僅約五呎六吋,不但不健碩,還是個微帶跛的書生,因為陳亦人師父是有先天性的盆骨移位,令他走路輕微不方便。  我們建議先試手,一試之後就緊緊認定他就是我們的師父了。

 

從此,大家才開始明白何謂中國功夫,金彤回憶:「陳亦人師父說功夫之道,自己從前聞所未聞,打拳不是用力打,最基本是先了解身體每一部份,如何控制哪一部份用力,用的非肌肉的力,而是關節的力和先天的力,所以不須用力,沒有用力,才是真有力的,六合八法拳就是這樣簡單,說難亦非難,但看易亦非易!」

 

從陳亦人師父處,他們發現身體的奧妙,力的神秘,所得的先天力,可力蓋全身經絡及五總九節,此外,還包括精神及意志的轉換,一切源自中國的道家學理。

 

六合八法拳有這麼一段內論口訣:「道以誠而入,以默而守,以柔而用,用誠似愚,用默似訥,用柔以拙,夫如是,可以忘形,可以忘我,忘無可忘,始能入道。」然而,知易行難。

 

其後,跟隨陳亦人師父初約兩年半時間,金彤回憶:「師父從來沒有說些甚麼,沒有說我做得對與錯。」兩年多的時間,他學的只是一些姿勢上的動作,不見有些少勁力的影跡,陳亦人師父要求他們不准用力練拳,因此當時大家只有招式上的練習。

 

有一回,於電視臺工作的金彤,於中午時分到練武場練習,埸內只有師徒兩人 (因為慣常應在晚上七時練習),陳亦人師父搖頭嘆息:「練了這麼久,怎麼還是老樣子。」他隨即問金彤,「肩」的位置在哪堙S金彤指指膊頭,陳氏說:「錯了錯了,你指的是膊頭,這個才是肩。」陳亦人師父向他示範用力的位置,金彤恍然大悟,原來,這才是第一課,這才是開始!

 

從此之後,於電視臺工作的金彤,因晚上須要工作,平時只能在午間上練武場練習,單對單地跟師父學習,直至多年後陳亦人師父去世為止。  學拳時金彤很認真地碰著師父的身體感受各發勁的部位及過程,及後才學得先天發勁的方法,以至後期才知道的一力混元氣。

 

師父待他好,沒說過為甚麼,也沒問過為甚麼,也許箇中有原因,金彤貫徹始終,與師父、師公都有一脈相通之處,都是專心一致學習,沒有另立門派。 六合八法源自陳希夷(也是紫薇斗數創辦人)所創,期間涉獵該派武功人數多,但貫徹始終的少。 這是武術中人的習慣,許多人拜師僅短短數年,就另創新武術,冠上自己名字設館授徙。

 

而陳亦人師父學武道路,全靠努力爭取,他與吳翼翬師公其實非一般師生關係,還不斷努力創造學習機會,才得吳翼翬師公此門功夫的真傳。

原來,師徒之緣始於舊上海,解放前,兩人皆居於上海,陳亦人師傅經濟條件比較好,為了得到吳翼翬師公單獨教授,他每天除了和其他師兄弟們早上隨班唱練式上課,下課後立刻在他的酒廠媟Ёえ酒佳肴,誠心誠意地邀請吳翼翬師公到他的酒廠向他討教,吳翼翬師公亦樂意執手心傳口授,多年來風雨不改每天從不間歇,直至解放後,陳亦人師父移居香港,

 

「儘管兩人相隔兩地,惟師徒之情更益加深,陳亦人師父展示給我看,他與吳翼翬師公有大量信件往來,便知他所說不假,信中並說及當年上海宗師派系間的恩怨情仇。」

 

提起陳亦人師父,金彤說來無限感情:「他要教的,也都教了,問題是我領悟多少,學習多少,我的功夫大概只及他三分之一。」然而,陳亦人師父於一九八二年去世,這二十三年來,他風雨不改天天練功,該是日子有功,也許已不止三分之一吧﹖筆者不禁問,「或者啦。」金彤由衷地回說。

 

藝名金童的金彤,從事武術指導工作逾40年,1962年入行,先後於邵氏及亞視工作,拍片逾百部,談起功夫與武指,他道出箇中不同之處:「武術指導著重畫面設計,由一連串動作,營造出動感以至視覺美,真正功夫則不同,於瞬息之間擊敗對方,耐用不耐看,這種內歛,非畫面美可比擬的。」

學功夫予他有莫大裨益,「當武指與做演員的,都受傷無數,我單是頭部,便縫過三十多針,身子更先後多次骨碎。」然而,練武令他身體復元快,出生於1948年的他,現年58歲,依然神采飛揚。

 

陳亦人師父真利害,他是有先天血友病,一般人只能活到40來歲,但他若不是73歲那年因交通意外去世,今天還應健在呢!